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保卫战期间网络

2020-09-24 | 民生视野  浏览:0次

摘要: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保卫战期间,国军某团奉命担任京杭国道警戒任务。战事失利后,为保存有生力量,该团二千余人在夜幕掩护下急行军向南撤退,进入绵延十几里的大山,从此消失…… 一、神秘山洞

周末,四个喜爱户外运动的驴友骑车去连珠峰旅游探险。自行车沿国道一路向南,太阳出来时,他们在国道上已经行驶两个多小时了。

下了国道,就驶入进山的小路。越往山里走,天气变化就越明显,在公路上还艳阳高照,进入山区后天气却变得阴晴不定。“这是因为山区地形独特,”大刚说,“气候变化受山势走向影响,容易形成极端天气。”

小兰气喘吁吁地说:“咱们歇会儿吧,骑车骑出汗了。”

黄强说:“别歇了,这破路,到地方快中午了,赶路要紧。”

四个人里,大刚大学毕业,知识丰富;黄强参加过特种兵,身体强壮,善于攀爬;小魏和小兰是一对恋人,共同的爱好让他们走到一起,如今正如漆似胶,谁也离不开谁。

山道崎岖难行,将近中午时终于到了山脚下。这是一片荒蛮之地,草深林密,人迹罕至。几个人放好自行车,检查一下装备,稍事休息,背上双肩包就上山了。因为没有向导,几个人只能探险前行。走了一段缓慢的上坡,山势开始陡峭。黄强走在前面,遇到险峻处,就先爬上去,然后放下绳子,让下面三人拽着绳子向上攀登。

时间过去两个多小时,四人才爬到半山腰。俗话说“看山跑死马”,远处看,山势舒缓平坦,可一到山中,方知地势复杂,人在大山里就像虫蚁一般渺小。

到处是深沟峡谷,几个人顺着山脊往上走,快到山脊顶端,却出现一个断层,断层下面是深谷。几个人商量绕道向左,避开断层。已经到中午,大家在山脊上吃点东西,喝点水,背上双肩包准备绕道,突然从山顶飘来一块乌云,阴风顺着山脊吹来,几个人打了一个寒噤,就觉得凉气袭身,接着瓢泼大雨倾盆而降,瞬间将四个人淋个透湿,一下子成了落汤鸡。

突如其来的大雨将登山计划打乱,几个人无奈地看着天空,只见浓云密布,一片迷蒙。估计大雨一时半刻停不下来,于是,大家决定放弃登顶,下山,要不到了山顶天也黑了。

下山时黄强依然走在前面。这时乌云遮住了山顶,四人如同在云中行走。黄强在绕过一块突出的巨石时,脚下泥土突然垮落,黄强站立不稳,身子向下滑。他喊了一声:“拉我一把!”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后面的人伸会都没有。大刚小魏小兰顿时惊慌起来,一起对着下面喊:“黄强——黄强——”

小兰急得要哭:“强哥,你没事吧?听到快回答!”

雨水击打着大地,溅起一片水雾,看不清谷底有多深。三个人十分害怕,万一黄强有个好歹,回去就不好交代了。大刚让小魏小兰在原地守候,自己沿着山脊向下走,想找个低处下到谷底寻找到黄强。小魏拉住他说:“大刚,要不咱们一块走吧?”

大刚看看水雾弥漫的深谷,心想:若要从此处爬出来,除非插上翅膀,否则绝无可能,只能沿谷底向外走。就说:“好吧,咱们一起向下走。”

衣服淋湿后就像捆在身上,十分难受。雨丝阻挡视线,能见度很低。三个人手牵手,小心翼翼走在山脊中间,避免改革开放和混合经济重蹈黄强覆辙。

黄强跌下谷底的那一刻依然保持镇定,他双手抱住头,始终让头部向上,以免碰到硬物。好在身下泥土比较松软,长满了茅草。跌到底以后,黄强站起来,检查一下身体,除了几处擦伤,并无大碍。黄强四处查看,想找地方爬上去。雨水不住地冲下来,夹带着土石,不时有地方坍塌,想爬到山脊不太可能。他站在原地,观察四周地形。谷底十分平坦,杂草没过小腿,稀稀拉拉长了几株樟树,树叶很稠密。黄强走过樟树,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黑越越的洞口像一张大嘴冲他张开,洞口有五六米高。黄强捡起一块石头向洞里扔去,洞内发出清脆的回声。他走进洞中,感觉暖和一些,心想:应该让大家到洞中避雨,等雨停了以后再下山。想到此,他立刻跑出山洞,边跑边喊三人的名字。

声音在雨幕中传播不远,似乎被雨压下去。黄强顺着谷底向下跑,前面离山脊的距离不是太高。黄强在一处较空旷的地方,双手作成喇叭状,不停地向上呼喊。

“大刚、小魏、小兰……”

上面终于传来大刚的回应:“黄强,你在哪里?”

黄强冲大纲喊:“我在下面,你们快下来,这里有一个山洞,可以避雨。”

小兰激动地叫喊:“黄强,你没事吧?”

黄强说:“我没事,你们快下来。”

大刚顺着土坡滑到沟底,小魏和小兰也顺着土坡滑下去。几个人来不及叙说此时的心情,跟着黄强来到洞中,找来一些树枝,从包里拿出几张报纸引火,将树枝点着。潮湿的树枝冒出浓烟,把几个人熏得泪流满面,不住地咳嗽。一会儿,火焰升起来,四个人围在一起烤火。

大刚玩笑说:“刚才太危险,把我们几个吓坏了,当时我就想,如果你要出现意外,我也不活了。”

小魏和小兰仍然心游余悸:“是啊,黄强,吓死个人呢。”

黄强笑道:“这算什么,特种兵野外生存能力训练,比这更危险的情况都经历过,算不上九死一生也算大难不死了。”

“呸呸呸,”小兰吐着舌头:“别总说死呀死的,多不吉利。”

小魏也呵呵笑道:“黄强哥命硬,神鬼也怕。”

“别说晦气话,你怎么还说?”小兰气得打了小魏一拳。

洞外,大雨仍然下个不停。黄强拿一根燃烧的木棍,在洞的四周看了一遍。“这是个天然山洞,”黄强说,举着火把向山洞的深处走。几个人也都站起来,背上包,跟在黄强后面,他们对山洞充满好奇。

潮湿的洞壁挂着一层水珠,可能与下雨有关。黄强举着火把走在前面,越往里走,空气就越阴冷,潮湿气也越重。大概走了两千多米,狭窄的洞壁突然宽敞起来,透过火光,能看见其他洞口,洞壁上有人工刻凿的痕迹。黄强有些疑惑:如果是人工开凿的山洞,会是什么人干的,用来做什么?很显然,这个山洞以后再没人来过,是个废弃的山洞。

突然,远处隐隐传来滴水声。在沉静的洞中,“叮咚”的滴水声十分清晰。他们循着滴水声寻过去,没走多久,滴水声越来越大。黄强喊道:“你们看,这里又有一个洞,滴水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三个人近前一看,右侧壁上有一个不大的洞门,里面空间很大,能容纳几百人,洞室内侧有一个天然水潭,水不深,清澈见底,岩壁上的水珠滴进水潭,发出清脆的“叮咚”声,一条细细的水流顺着冲出的水沟流入石缝。

洞室地面有些泥泞,走在上面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四人顺着水沟查看,走在前面的黄强被脚下一个土包绊了一下,差点跌倒。他骂了一句,踢了一脚绊他的东西,就听“噗”的一声,脚下的东西碎裂了,原来是一具骨骸,被黄强踢得七零八落。

小兰惊叫一声,转身就往洞门跑,大家跟着往洞门跑去。黄强举着火把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冲他们嚷嚷道:“看把你们吓得,一个死人,又不是鬼,至于吗?”黄强声音很小,但回声很大,仿佛四周都是黄强的说话声音。“我猜测,这个洞室应该是人工开凿的,”黄强说,“咱们到里面看看,应该还有东西。”

小兰气害怕地说:“我们回去吧,别往里走了,我害怕!”

大纲跟在黄强后面继续向洞室深处走去。小魏拉着小兰的手,离黄强、大刚稍远一些,也跟着往里走。里面比较干燥,洞壁上已经看不见水珠。快到最深处时,走在前面的黄强、大刚停了下来。小魏和小兰走过去一看,倒吸了一口气,他们面前又出现了几具尸骸,旁边还有几支朽烂的枪支。黄强蹲下去,仔细查看那几把腐朽的枪支。

“是汉阳造和中正式,”黄强抬头看着大刚他们道。

大刚点点头:“这里一定是国军的藏兵洞,或者是武器库。国军撤退时把这里的东西都运走了。”

“可这几具遗骨是怎么回事?”小魏不解地问道,“他们怎么会死在这里?”

“你们看骷髅的眼睛。”小兰捂住嘴道。

几具骷髅漆黑空洞的眼窝里,似乎还有一双眼睛在注视他们。黄强看了一眼空洞的眼窝,感觉身上猛然一冷,说了一句:“我们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几个人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还没走多远,前面突然出现好几处洞口。他们进洞时只顾向里走,没有发现旁边还有洞口。大家一时惊呆了,谁也记不清从哪个洞口进来,也不知道从哪个洞口出去。

大刚说:“咱们迎风走,一定能找到出口,因为风是从另一出口吹过来的。”

小魏说:“你的意思,咱们得凭感觉走?”

“我不,我不往里走了,”小兰叫道,“不管哪个是出口,咱们随便选一个出去,只要能出去就行。”

黄强说:“我同意大刚的提议,迎风走。”

小魏思索片刻,说:“好吧,就迎风走,只要能出去。”

黄强举着火把依然走在前面,大刚断后,小魏和小兰夹在中间。大刚肯定地说:“这个山洞一定是国民党修建的,在天然溶洞的基础上,再经过人工开凿,才修建成现在的规模。”

“问题的关键是,他们修建这个山洞干什么?”小魏说,“从遗骸腐烂的程度看,应该不是‘文革’时期修建。”

“你的意思,也许是抗战时期或解放战争时期?”小兰说道,“洞里的遗骨可能是国军,也可能共军。”

“别啰嗦了,快离开这里。”黄强说。

小魏说:“我听说当年日本人也在很多大山里修建地下设施,藏兵洞里说不定能找到宝藏什么的。”

突然,小兰小声说:“你们听,什么声音?”几个人停下脚步,屏住呼吸,身后竟传来“吧唧吧唧”的脚步声,“妈呀,什么东西——”小兰声音在颤抖。

大家紧张起来,搞不清楚是自己的脚步回声,还是身后有东西跟随他们。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脚步也不由得加快。可蹊跷的脚步声依旧不紧不慢地在身后响起。小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拉着小兰就跑起来,冲到黄强前面。他们一跑,后面的大刚吓得也跑起来,把黄强甩到后面。黄强举着火把说:“站住,你们跑什么?”黄强干脆不走了,大刚和小魏他们因为没有火把照明,看不清路也停了下来。山洞里都是几个人的喘气、心跳声。神秘的脚步声还是“吧唧吧唧”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不疾不徐,真真切切。几个人越听越害怕,

“快走吧,”小魏小声喊道,“黄强,你停下干什么?”

黄强举着火把跟在他们后面。没走几步,几个人又跑起来。他们身后的脚步声似乎也跑起来。

几个人正往前跑,迎面又传来“噗噗嗒嗒”的响声,一大片黑影夹带一股腥臊的风从他们头顶掠过。跑在前面的小魏大叫一声“有鬼”,说完,腿一软便扑倒在到地,小兰也跟着跌倒。他们一倒地,后面的黄强、大刚被绊倒,黄强和大刚的身体砸在小魏和小兰身上。小魏叫道:“哎呦,我的骨头断了,黄强,你小子是故意的!”黄强从小魏身上爬起来,捂着嘴,不住倒吸气。刚才只顾张嘴喘气,摔在小魏身上时,牙齿咬住了舌头,嘴里立刻充满热乎乎的有股咸味液体。

后面的脚步声似乎放慢了速度,黄强猛地回头,将一口鲜血向暗处喷去,喊了一声:“走!”

大家却伸手胡乱摸起来,最后拉住黄强说:“火把呢?”四周漆黑,辨不出方向。

这时,黄强才意识到,刚才摔倒时,火把被甩了出去,现在连一点火星也没有。大纲忙将打火机打着,可洞里风大,打火机只冒出火星就熄灭了。“别耽误时间,大家摸着洞壁,迎风走,”黄强说。“手拉手,千万别松开。”

这次大纲走在前面,黄强断后,小魏和小兰在中间。小兰问大刚:“刚才从我们头顶飞过去的是什么?”

大纲说:“应该是蝙蝠,可能受到惊吓飞起来。如果是食人蝙蝠,我们一个也活不了。”

大刚说话时,声音显得很空旷,四周都是回声,仿佛洞内面积很大。一直跟踪在后面的脚步声消失了,可能是大家的步子走得太慢,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黄强,你刚才吐出去的是什么?”大刚说,“后面的脚步声怎么没有了?”

黄强说:“狗日的小魏,我摔倒在他身上,把舌头咬破了,现在还在出血。刚才我把一口鲜血喷过去,不干净的东西怕血。”

越往前走,风速越大。洞壁断面也变得狭窄。前方隐隐地看见微弱的亮光,几个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能走出山洞就脱离了危险。这时,后面的脚步又响起来,似乎还夹杂着“嘿嘿”的尖笑,并且笑声越来越急促。几个人开始还能沉住气,过一会儿,笑声更响。大家终于惊慌起来,狂叫一声,飞一般地向亮光奔去。身后的笑声变成了狂笑,而且越来越近,最后竟然超过他们,笑声在他们前面响起来。几个人惊恐万状,瘫倒在地,缩成一团。

终于,脚步声和狂笑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弱,似乎飘出洞外。

二、荒野迷宫

当洞内恢复平静,黄强、大刚和小魏从地上爬起来,发现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小兰,由于惊吓过度,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小魏把小兰背在身上,黄强探路,大刚搀着小魏,几个人走出山洞。

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阳光从天空倾泻而下,顷刻间便温暖全身。四个人站在洞口,闭上眼,享受阳光的爱抚。他们贪婪地吸吮仿佛久违了的阳光的味道,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黄强走下山坡,活动一下手脚。

共 9060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似一部厚重苍凉之间跳跃着清新灵动的电影,随着四个年轻人蹦跳着的身影,徐徐拉开。巧妙地跌落谷底,意外地发现山洞,诡异地进入鬼魅的空间,之后是整夜的搏杀。重回现实之后,寻得了道家的帮助,破了阴煞之气,使得无数不得轮回转世的灵魂得以解脱。作者的文笔老练独到,对天文地理、军事格局、道家功法、古今历史、现代科学等等方面都有精辟的见解。本文打破了千篇一律的穿越方式,而是用科学的合理方式引领读者进入了自己所要营造的氛围中。作者能够从一支历史上有记载的部队失踪案件,引申出如此精彩恢弘的演绎,令人赞叹。文章斗至激昂处,字字铿锵有力;行至景致间,满目秀丽壮美;转至行法时,犹有跌宕动魄。无论人物,心理,场景,以至于背景的铺垫,无一不精彩,无一不形象。当历史的足迹渐行渐远,留给我们的除了那些苍凉的印记之外,我们还应该从中感悟到什么?精博的文章里,深沉的内蕴值得我们思索。佳作共赏!倾情推荐!【:紫玉清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1:42:26 这一个上午,真是收获颇丰。中士的文笔,一如既往的让人喜欢。祝中士夏安!

回复1楼文友: 21:54:04 小说投稿以后我就在想,如果我是,该如何写编按。这篇东西既非悬疑、也非穿越,简直不伦不类。想了几个方案,最后都被否定了,才知道自己不会写按语。读了紫玉的编按,忽然就明白了什么是方家和方家之言。佩服之至!只是按中的溢美之词让我面红耳赤,私底下还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感谢紫玉,祝好!

2楼文友: 11:45:5 这篇文,看得我都不想动。有悬念,有探险,有历史,有诡异,这么多不同的写作物种,竟然被中士巧妙地安插在一篇文章里,而且毫不生涩,当真厉害。学习了!

楼文友: 11:50:01 感觉自己不是在,而是在看电影。所有的文字都流动起来。值得一提的是,文章读到中间环节,起身去穿了件外套。太阴冷了。张弛有度,惊心动魄之中又有着爱国情怀以及团结友爱和同生共死等等许多值得深思的观点融入。喜欢!文章疏漏极少,袖手编文,真是幸福!祝中士写文愉快!

回复 楼文友: 21:55:17 写到中间的时候,身上常常起鸡皮疙瘩。穿衣服太热,脱衣服太冷,就这么反复折腾。

4楼文友: 1 :50:20 真的像在看一部惊人悚大片一般,紧张生动,超强的画面感。更让人欣赏的是,在精彩跌宕的情节之中,带入了深刻的内涵,关于历史,关于铭记,岁月中掩藏了多少让我们感动的故事。问好中士。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4楼文友: 21:55:52 感谢秋水主编,你总是在第一时间给我鼓劲,我代表园里的花儿、山上的蝴蝶给你请安了!

5楼文友: 22:01:57 哈哈。中士的文无论长短,都是我赶紧要抢的。为什么呢,起码是几乎不用修改。我很奇怪,这么长的文,你是怎么做到几乎毫无疏漏的呢。而且,每次都有不同的层面展现,你是要写尽天下百态吧。真心的喜欢,敬酒一杯,遥祝写文快乐!

6楼文友: 1 :4 :02 读完这篇小说,我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我是从来不看穿越、玄幻之类小说的,也一直先入为主地认为这类小说与纯文学无关,可是这篇小说毫无疑问地撬动了我先前的观念。

这篇小说不仅仅是穿越和玄幻,还有一个关于战争的主题,把半个多世纪前的一幅战争画卷,从灵异的角度狂放真实地再现出来,写景状物,栩栩如生;跌宕起伏的情节,惊心动魄的战场,无一不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作者的写作技巧和丰富的想象力,都不可质疑的发挥出来。这是一个好题材,也有一个非常好表现形式,如果作者再用点心,冲绝品是没问题的。 醉剑磨得飞快,豆腐一切两开

回复6楼文友: 21:45:29 感谢醉剑老师阅读19日,Westland在其官发布声明,其硝酸盐含量分别是百万分之610和2198。据新西兰的规定,硝酸盐含量不得超过百万分之150。强调检测硝酸盐异常的产品的含量水平不会导致食品安全风险。并表示拙作。一直对科幻、悬疑作品情有独钟。我觉得,只要写作态度端正,无论悬疑、穿越小说都可以是纯文学作品。正像你说的,这篇小说还很粗糙,描写还可以再细一些。感谢醉剑老师点评,祝写作愉快!

7楼文友: 16:04:02 飘,没敢细看。因为人家现在有特殊情况,经不得吓。不过,从前面的一部分就可以看出来作者的写作功底相当了得了,情节紧凑极了,就像在电影直播。不能够通读,很是遗憾。收藏起来,以后一定来细看!

回复7楼文友: 22:45:24 谢谢赏读和关注,辛苦了。祝夏安吉祥!

8楼文友: 14:15:26 精彩的故事 拜读了!

回复8楼文友: 17:52:28 问好沉默诗雨,感谢鼓励。祝创作快乐!

9楼文友: 12:04:58 非常动人的故事,作者笔法之精湛令人折服。编按也非常精彩。作者细腻的描写,让读者有身临其景之感,欣赏!点赞!

回复9楼文友: 10:1 : 2 感谢陈川社长赏读,敬咖啡一杯!这篇文现在再看,许多地方还可修改,投稿时有些操之过急了。再次感谢陈社!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六盘水男科医院哪家好
热淋清颗粒的功效
友情链接: 遂宁民生在线